關於部落格
這是革命唯一的路
  • 243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霧之島》之一、追逐;妳願意躺在我身邊,一起遺忘這個世界嗎?(上)

一、所以,我就要死了是嗎?所以,我就要死了是嗎?那些剛剛被擊倒的瞬間所產生的劇烈疼痛感,完全都消失了。此刻我正躺在擂臺上,一動也不動的,安靜的躺著。就只剩下些許細微的呼吸而已。間距漫長而緩慢沈悶的心跳...
繼續閱讀

【霧島記事 ■20110724■我的骨質疏鬆和黑山姥姥的D奶女兒■】

AM 08:00一早里長全村廣播,通知30歲以上的成年人去村公所做免費健康檢查。檢查結果,我的骨質密度是—3.0。骨質疏鬆,完蛋了我。 AM 08:30醫生要我以後多吃奶製品,所以我決定...
繼續閱讀

【冬至】、一個只有我們知道的地方;回家。

我將揹在背上的母親慢慢的放下,讓她在商務艙寬敞的座椅坐下來。因為中風住院治療的母親,在經過六個月的復健治療之後,決定返回小島的老家。母親望著窗外的風景,像個小孩子似的開心的笑著說:「終於要回家了啊。」...
繼續閱讀

【大寒】、惡水上的大橋;茉莉花。

「即使,已經落魄到無法存活的地步,也絕對不要將靈魂出賣給魔鬼。」萌這麼說過。
我記得那是我們一起看電影《十字路口〔Crossroads〕》散場的時候,萌將手挽住我插在夾克口袋裡的手臂,眼睛看著遠方,...
繼續閱讀

【驚螫】、他不重,他是我兄弟;不許動。

每次看到臭頭家後面用石塊砌成的牆壁上寫著的「殺朱拔毛」四個大字,總會感到無比的錯亂與感傷。牆壁上那幾個油漆已然掉落而顯得朦朧斑駁的文字,無聲的刻畫著那個國共戰火餘溫殘留的年代,小島上以著制式的口號標語...
繼續閱讀

【清明】、陽光季節;黑羊。

我就讀的高中,是由國內一家知名企業所設立的工商職業學校夜間部,建教合作班。也就是說,從入學的時候算起,我們就是這家企業的員工,也同時是附屬學校的學生了。所以我白天在廠區內靠右後角落的壓縮機廠工作,晚上...
繼續閱讀

四月十八日,陽光灑在我身上 。

雨終於停了。
早上出門的時候,陽光灑在我身上,感覺非常的溫暖。我一邊騎車一邊輕快的吹著口哨,突然發現那是一首完全陌生的歌曲。吹了一會兒,我才想起來,那是我昨夜在夢理寫的一首歌啊。而且歌名就是〈陽光...
繼續閱讀

十五、南下的平快火車‧我不要你走‧然後,暴動就開始了。

我在隔天中午搭上了南下的平快火車,準備將唱片親自送去給小菫。小菫的老家是位於中部縣市山上的一個小城鎮。是個只有平快車停靠的偏僻小山城。行車時間大約三個半鐘頭。搭乘火車到達山下的火車站以後,還必須轉乘約...
繼續閱讀

男人,女人。〈二〉

昏黃燈光映著的房間,顯得有些凌亂。
木質地板上散落著各式樣的衣物;男人的黑色棉質V字領長袖套衫、低腰直筒褪色有著破洞的牛仔褲、CALVIN KLEIN的條紋內褲。女人的紅色連身裙、LCALRI胸罩和...
繼續閱讀

【夏至】、綠草如茵的家園;天‧空。

最後一次見到活著的阿水的時候,是在醫院瀰漫著死亡氣味的加護病房裡。我二十六歲,第一張唱片發行後的第二年。
阿水全身插滿了各式各樣的管子,像個死屍似的躺在頭部搖高的病床上。病床旁邊圍著她紅腫著雙眼,不...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