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革命唯一的路
  • 24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自白之一、嘿,阿慢。

你拼命的想要離開,但你無力掙扎。你清楚的意識到任何無謂的反抗,只會讓你陷得更深而已。於是,你只能靜靜的等待。等待那也許永遠不會到來的天光。 「那麼,」你開始這麼想。畢竟那是你唯一能做的事。 「我到底是怎麼走到這裡的?」你問自己。 然後你閉上眼睛(其實閉和不閉都一樣),從你小時候開始回想。這時候你腦中浮現起Coldplay在The Scientist這首歌曲的畫面。男人在旋律中不停的往後倒退。 首先想起的時光,是你五歲的時候。那也是你第一次開始覺得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時候。 那天下著很大的雨,家裡只剩下你一個人。母親冒著雨去田裡做活。兄弟姊妹有些在很遠很遠的城裡工作,有些去了很遠很遠的學校就讀。你自己靜靜的坐在天井的台階上,看著密密麻麻的雨線掉落在龜裂的紅磚上。雨水濺起了白色的水花,濺起了全世界的孤獨。 雨水所濺起的孤獨,飛灑到你臉龐。微微冰涼的觸感,像針似的滲透到你的身體裡頭。你深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仰頭望天。但天空中也只是灰濛濛的一片而已。你側耳傾聽,但除了滴答滴答的落雨聲響,什麼聲音也沒有。 世界寂靜到了極點。 這時候你起身走去打開了側門,看見了在雨中的我。我站在那片竹林裡對你微笑招手。 「出來一起玩吧。」我說。 你起先遲疑了一下,終究還是走了過來。 我們摘下了竹葉折成帆船,然後放到因為持續的大雨而成了河流的水溝。竹葉船笨拙的浮在水面上,歪歪斜斜的隨著湍急的水流向村外疾駛而去。我們一面開心的笑著比較誰的船快,一面赤著腳沿著水溝冒雨飛奔。完全無視於雨水已經將我們渾身上下淋得濕透。 我知道,那是你第一次感到如此的開心。 雨變小的時候,我們停了下來。 我們停在一片開滿了花朵的草原上,因為河水流到了這裡就被長長的草叢覆蓋。眼看原本就要翻覆的竹葉船也在這裡被雜亂的水草纏住,再也無法向前。我們先是靜靜的走在綠草和花朵之間,呼吸著被雨水所洗滌過的清新氣息。然後猛然抬頭,同時張大了嘴看著眼前的景象;在兩山之間,橫跨著一道彎曲的美麗彩虹。 那畫面,該怎麼形容呢? 對了,就像是黑澤明的電影『夢』裡頭,那個看到了狐狸嫁女兒的小孩所看見的場景一般。那彩虹下的通道,簡直就像是另一個世界的的入口。 想到這裡的時候,你不禁笑了。即使此刻的你,正咬牙忍受著誰也不懂的痛楚。 痛楚,似熊熊烈火在你體內焚燒。 你開始感覺無法呼吸,幾乎快要窒息。於是你痛苦的彎下身子,雙手環抱著腹部,拼著命的,大口大口的喘氣,試著要讓自己好過一些。你想求救,卻發現沒有任何人可以求助。 是的,你的世界只有你自己存在而已。 你獨自活在黑暗而死寂的世界裡。沒有人可以救你。沒有,完全沒有。 不,你其實想到了我。但那也只是腦海中瞬間閃過的念頭而已。你終究還是放棄。 所以,你只好緊緊的咬著牙,期待著這痛楚快點過去。 時間經過了多久呢?火燒的感覺終於逐漸消退。但並未完全消失。雖然如此,你還是重重的吐了一口氣,吞了吞口水,在殘餘的痛楚中繼續你的回想。 我們手牽著手,一步一步沿著河邊小心翼翼的穿過兩山之間的入口,來到了山的那一邊。 一下子映入眼簾的,是峽谷裡那片一望無際的麥田。在金黃色陽光照耀下的金黃色麥田。麥禾上沾著的雨珠,晶瑩剔透的映照著陽光,風一吹過來,隨風搖曳的麥浪閃爍著片片燦爛的金黃。 那裡,簡直就像是個金黃色的國度似的。 我們站在那裡,瞇著眼望著眼前的麥田。時間像是靜止了似的動也不動。 彷彿走進了圖畫故事書裡啊。你心想。 我們張開雙手緊閉著眼,大口大口的聞著空氣裡漂浮著的各式各樣的味道;麥禾、陽光、雨珠、雲朵、彩虹、花朵…貪婪的像是要把這些通通給吞到肚子裡去似的。 時間像是也被我們一起吞進肚子裡似的,天色漸漸的暗了起來。我們張開了眼。一群黑壓壓的飛鳥從山的那頭向我們直奔而來,倏地越過了我們的頭頂。是一群歸巢的烏鴉。 烏鴉飛過來以後,我們離開了那地方。 背景音樂〈The Scientist〉by Coldpla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