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革命唯一的路
  • 24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遺書。

天氣真的很冷。 想要送妳一雙手套。除了白天戴著去學校,晚上當妳坐下來打字時,不會傷了妳的手指。可惜,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妳的住址。 有兩年了吧?這樣子若有似無的交談著。儘管外面那些關於網戀的美麗傳說,從未停止過,可是我總沒想過我們之間會發生些什麼事情。刻意抑是無心,其實也不是那麼重要。只要我知道妳總會聽我說話,我也會讓妳賴著撒嬌,那就好了。 真希望可以看到妳叫我『死老頭』的樣子。 我已經30歲了,不再年輕。離年少時的夢想也越來越遠。我能走的路,越來越窄。而且只能一步一步的走。妳知道嗎?若我此時跌倒,想爬起身來會很困難。所以,我開始走得小心翼翼。雖然很不甘心,但總也無可奈何。 還是妳對我好。 對了,妳今年18歲了吧? 我一直在想;如果讓我年輕10歲,我可能會在寒冷的半夜,騎著車著去找妳。讓妳坐在後座,雙手環繞著我的身體,將手掌放到我的大衣口袋裡,緊緊相依,騎著車子流浪到天涯海角。 因為有妳,所以我什麼也不怕。 好幸福啊!我會一直這麼感動著。 把妳緊緊的擁在胸前,讓妳聽聽我的心跳。 冷風凍僵了我們的臉,我們還是幸福的笑著、笑著。 『下輩子還要相愛喔!』我們擁抱著,對著狂嘯而過的冷風喊叫著。 可惜,青春不再。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樣子的心願,心不甘、情不願的清醒、消失。一如我過去大部份無力實現的心願一般,不見。 Endless rain,fall on my heart Let me forget all of the hate. All of the sadness... 知道這首歌嗎?【Endless Rain】。是已經解散的日本樂團X–Japan的歌曲。 我一直不斷的重複聽著。那是現場演唱的那個版本。當樂曲已經結束,上萬的歌迷們自動的接唱下去。一直一直....不願讓某件美好的事物畫下句點。 下一首歌叫做【Forever Love】。在吉他手Hide的喪禮上演唱的那首。真想親自唱給妳聽。 Forever Love Forever Dream Stay with me..... 呃。我有告訴過妳,我是個歌手嗎? 是的。就是那種妳走進昏暗吵雜的Pub裡,一個長髮酒醉的男生,低頭死命的彈奏著鋼琴。嘴裡還叼著已經被酒潑熄的香煙,唱著沒有人在乎內容是什麼的歌曲。只要音樂聲響,夠大到蓋過去那些狗男女調情的淫笑,不要隨著開門關門流瀉出去就好了。 也許哪個寂寞的女人,在我不醒人事的時候,會將我帶回家,硬是用肉體將我的靈魂吵醒。 糟糕,我好像有點醉了。 噓........我好像開始洩漏自己從來不提的生活。不過這些日子都會成為過去的。 妳知道嗎?明天我就要離開了。在我真正用心去愛的唯一也被奪走以後,我就想離開了。 剛剛,我將自己清洗了一番,把長髮剪掉,把鬍子刮乾淨。換上她送我的西裝和白襯衫,靜靜的躺在那張她為我挑選的床上。等待著那一刻的到來。突然想到要跟妳說一些話,雖然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於是打開了電腦。 妳放心。昨天,我把所有積欠的帳單都結清了;水、電、瓦斯.、信用卡。欠了一輩子的酒錢。還不清的,大概只剩下我媽對我的期望跟心血吧!?還有妳,妳對我的好。 妳不知道我的真名吧?那沒關係。搞不好報紙的某個角落會出現,不過通常不會有人注意。就算無聊看到了,也會馬上忘記。所以,就讓我自己保留我唯一不會被奪走的東西吧。一個從沒響亮過的名字。 我的眼睛開始張不開了,可能是藥效已經開始發作。所以,我就不跟妳說了喔。 自己要保重喔。知道吧?寂寞的時候,打開電腦寫信給我。我會看到的。只是妳不會再收到我的回信。不准難過,要堅強。這可是妳一直告訴我的話。知道嗎?要乖喔,要想我喔。 喔,對了。我把有那首Endless Rain和Forever Love的專輯包好了,放在床邊,送給妳。若妳有來探望我的屍體。 還有,不准哭。知道嗎? 天氣真的好冷。先借要送給妳的手套戴一下下。 我的眼皮好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