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革命唯一的路
  • 24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二、世紀末˙搖滾歌手‧痛苦,是創作靈感的最大供應商。

簡直就是一場神話嘛。那些預言家在知道結果並不是他們選前在各家媒體上所公開做的預測一面倒結果時,尷尬的對著前去採訪的新聞記者這麼的抱怨著。好像預測的結果跟最後不一樣,是有人刻意和他們過不去。並不是他們的錯。
選舉結果正式發佈的時候,電視台派駐在兩方候選人競選總部的攝影機,透過現場的轉播車以非常強調性的口氣,不斷的向人們公布且證實這項事實。鏡頭刻意的以雙方的支持群眾當作背景,對照出兩邊陣營的強烈對比。這真是歷史的一刻。TVBS的資深主播,在聽了派駐外面的採訪記者做了激動的連線報導以後,一面低著頭看著新聞稿,一面像是喃喃自語般語重心長的這麼說。
是啊,這真是歷史上的重要時刻。對誰來說都是。在這個時間點上,有非常多人的命運也跟著在這之後一夕之間被迫改變。但似乎還沒有任何人警覺到。
烏雲來了,但沒有人抬起頭看。
座落在鬧區中心的大型賣場一樓的視聽設備區的門口架設著12台21吋的電視牆,分別播放著不同家電視台的新聞畫面。賣場剛好開在最熱鬧的十字路口,電視牆前面聚集了非常多的人,人潮越來越多以後,十字路口的馬路中央就形成了一個小廣場。
被框在各種尺寸的方形框框裡的各家電視台主播們,就像是看得到前方聚集的廣大群眾似的,說話的口氣明顯的提高音量也加快了許多,報導中間也頻頻的出錯。誰都看得出來非常的亢奮。
終於,連賣香腸檳榔的小販也趕來了。許多人一直到這時候激動的心情才稍稍的平復許多,因為小販所製造出來的香腸香味,總算有了身處在正確場所的熟悉安全感。眼前的一切,不過就是一場改朝換代的八點檔罷了。吃條香腸吧。小販在一個適當的緩和時刻開了口。明天早上太陽昇起來,大家還是要起床啦。他說。於是有人被催眠似的移動了自己的腳步,往小販的方向走去。等一下再去吧,有人默默的告訴自己。
間歇的風,斷斷續續的胡亂吹拂著。像是一時之間失去了方向感似的。
圍在暫時變成了廣場的十字路口周邊,有人看著電視新聞的畫面掩面失聲痛哭,心中像是被什麼充塞得滿滿的。但又同時感覺到空空的。什麼也沒有。也有人默默的看著電視螢幕,默默的抽著煙。默默的思考著好像已經不再那麼重要的事情。
我握著手中的錢包,避開聚集的人群,走了比平時更遠的距離去吃晚餐。
我去到了一家開在大學附近專門針對學生族群營業的食堂,這裡我並不常來,但偶爾來一次覺得餐點還算不錯。第一次是我女朋友帶我來的。可能是因為投票日的原因,這時候餐廳裡客人並不多,跟平常比較起來的話,簡直就叫做冷清。我叫了一客餐廳的招牌__印度咖哩飯。留著像是馬桶蓋髮型戴著黑框厚片玻璃近視眼鏡的胖胖女服務生,在電視新聞告一段落進廣告的空檔,才像是大夢初醒般的招呼我。我才剛剛把餐點的名稱說到一半,胖胖的服務生像是為了節省時間似的立即轉過頭快速的向站在出菜口看電視的胖胖廚師點了餐,就又快速的跑回來站在電視機底下仰著頭繼續看柱子上的電視。我觀察了一下餐廳內部,發現幾乎所有的人都抬著頭在看電視。我只好也跟著那麼做。餐廳裡的氣氛實在是太詭異了,有著非常不尋常的壓迫感。好像如果不抬起頭跟著看電視的話,就會有意想不到的嚴重事情發生似的。
餐點上桌的時間有點慢,口味也變得不大好。總覺得有一股燒焦了的味道。連附贈的蔬菜清湯也沒有送來。我趁著服務生從電視機下暫時將頭放下來時向她做了反映,但她似乎故意忽略我存在似的對我不理不睬。算了,我想。
我默默的吃了深具紀念性的晚餐以後,默默的將飯錢丟在櫃臺然後默默的循著原路回家。途中經過了大賣場,人群已經散去了許多,我走到地下一樓的食品百貨區,買了泡麵、即溶式咖啡和香菸,然後吹著口哨慢慢的走路回家。
今天晚上這條街道似乎沒有平時那麼熱鬧,感覺好像家家戶戶都極有默契的提早把門關上全家人一起躲起來了似的。幾台在野黨的忠實支持者騎乘著機車,在冷清的馬路上高速的呼嘯而過。聽得出來製造出超大噪音的引擎運轉方式,挑釁的味道非常的濃厚。
我住在距離台北市中心大約30分鐘路程的衛星城市,靠著今天以後就變成過去式的舊政府在選舉前所實施的利多政策,以極低的利率和分成三十年償清的貸款方案買了自己的房子。是新蓋的五樓公寓,標準的兩房一廳一廚一衛。每個月單純的利息繳納大約一萬元左右,比租房子還便宜了許多。最重要的是,我是屬於AD型號的人種;適合住在藝術人文氣息濃厚的南區。
城市南區存在著兩間非常優秀的大學。兩間大學的距離不遠,彼此之間的地緣性高度的重疊。這裡到處都是知識份子。真知識份子和偽知識份子在這裡構成了一個非常特殊的環境,也讓這裡瀰漫著一股無法形容的特殊氛圍。這種特殊的環境和氛圍的突然形成,吸引了為數眾多的社會邊緣份子頂著不同的分裂身分加入,各種邊緣份子聚集所造成的地下文化路線,製造了人們緊繃、對立、衝突、善變而直接的情緒,情緒發酵以後,正常人和非正常人的界線就越來越變得模糊。
這裡形成的文化,是空泛虛無到極致的墮落文化。雖然如此,卻也更充滿了賭博式的不確定性機會,也許明天醒來,原本沒沒無聞的傢伙,會突然變得非常搶手,變成時代的潮流象徵。相對的,也許會從炙手可熱變成一文不值。就像是掉進了糞坑溺死的人。
我是所謂的AD—X13型人種。AD是Artistic Design的英文縮寫。這類人種是屬於藝術創作群體。X13則是職業細部的代號;我在生出當下被注射了某種化學元素以後,就注定未來的職業是搖滾歌手。
在二十一世紀,這個世界的一切,幾乎都是由各種流水號碼所控制和用來辨識的。
政府本身是掌控國家組成份子的最高權力機構,每年生產的人口,經由醫院作完血液分析,再從血液成分裡各種細胞元素的數量多寡來決定每個人的人生走向。每種不同類型的人種都各自有具有專屬的特性。比如說AD型人種,感官感受就是比一般人來的強。尤其是對於“痛苦”的感受。也就是人種分類所謂的敏感型人種。因此,這類型的人種,理所當然的成為了AD型的最佳對象。各種藝術的設計工作。

痛苦,是創作靈感的最大供應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