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革命唯一的路
  • 24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小貓、之二。Endless Rain 。

「啊,對不起。」我虛弱的說,掙扎的想起身。可是一點力氣也沒有的失敗了。 「不要動啊,你。」她說。「你沒吃東西吧?一整天。」她指著火爐上的鍋子,然後歪著頭問我。 「嗯。」我虛弱的點頭。 「那樣不行喲,感冒是沒有藥物可醫的。唯一的治療方式就是吃飯和多喝熱開水,增強抵抗力來對付啊。」小貓一邊叮嚀著一邊將煮熟的米飯放在水裡煮成稀飯,然後又去倒了一杯滾燙的熱水來到我身邊。小貓扶起我的身子,將熱水吹了吹,用手指頭試了試溫度然後餵我喝下。「喝完。」她說。我很聽話。 「謝謝。」喝完以後我虛弱的道了謝。 「今天晚上你不能再睡客廳了,到我房間睡吧。等吃完稀飯以後。」她起身去拿碗盛了稀飯過來,一口一口的餵我吃下。 「我....」我想說些什麼,可是喉嚨好像被什麼哽住似的說不出來,只是嘴巴勉強的動了一下。 「不要說話呀,你。快吃。乖。」她將稀飯用湯匙舀起,放在嘴前吹了吹讓稀飯變溫,溫柔的餵我吃下。 我又作夢了。那天晚上。 我站在一個很空曠的地方。天空非常的灰黯,還下著很大很大很密很密的滂沱大雨。曠野上的風強烈的吹襲著,真的很強很強,強到讓我的衣角和袖子,發出啪咑啪咑的強烈聲響。雨勢隨著強風打在臉上,感覺很痛很痛。她頭也不回的往前走,越來越遠,越來越遠。我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麼,可是只有大顆大顆的雨絲重重的落在我的掌心。 有隻手握住了我的手,我轉頭。是小貓。 小貓趴在床邊睡著了。一隻手握著我的手。我轉頭看看窗外,雨依然下個不停。玻璃窗上佈滿了厚厚的霧氣,我伸手在佈滿霧氣的玻璃窗上寫下了【小貓】兩個字。 春天的雨綿綿密密的下個不停,加上潮濕的霧氣,整個世界感覺總是灰濛濛的一片。灰色的天際,灰色的雲朵,灰色的霧雨,灰色的人生。 我在家裡附近的花房找到了一個代客送花的工作,薪水雖然不多但好處是可以不用將頭髮剪短。上班時間是早上9點到下午6點。這樣子我就有收入可以分擔房租。 小貓早上11點上班,晚上7點下班。有時候傍晚我送花到她公司附近,就會順便載她回家。然後一起到公館的夜市吃東西、逛街、看電影之類的。 我們很有默契的站在某個天平的點上,誰也不敢輕易的越過中線。我知道我的理由,但不知道她的原因。在外人的眼裡看來,我們像是一對感情很好的情侶。可惜我們不是。只能說是比朋友更好的朋友吧。 總之就這樣,春天也走了。 於是,夏天來了。 天氣真是酷熱到了極點。小貓的情緒顯然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失神沉思的頻率比往常高出了很多。有幾次我裝作若無其事的隨口問她怎麼回事,她總是回答說沒有,真的沒有。我只好假裝相信的閉口不提。但是我知道一定有什麼事情正讓她煩惱著,只是她不想告訴我罷了。 週日的中午,我和小貓如同往常一樣,準備到附近的傳統市場買些蔬果肉類自己做中餐吃。這是幾個月來小貓定下的規矩。小貓覺得平常上班很累,吃外面的食物還可以忍受,但是休假日一定要自己做飯,這樣子才不會對不起自己。真是奇怪的想法。剛要出門的時候,小貓忘記拿錢包,要我上樓去拿。「在我房間的書桌上。」她說。我上了樓,拿了錢包正要出門,小貓的電話響了起來。平常我是不接她的電話的,因為沒有人知道我住在這裡。 「喂。」我順手接起了電話說。 「.........」對方一陣沉默。 「喂。」我又再一次的喂了一聲。對方卻把電話掛掉了。 我走下了樓梯將皮包遞給了小貓,然後對她說:「剛剛很奇怪喔,我接到一通不說話的電話哪。」我看到小貓臉上的神色閃過了一絲慌張,然後淡淡的回應了一聲,喔。 一路上小貓始終沒有說過一句話,原本晴朗的天空卻下起了雨來。坐在機車後座的小貓突然將雙手緊緊的環繞住我的身體,臉頰貼在我的背上。從我背上傳來的微微抽動,我知道她正在哭。 「怎麼了?」我回頭問。 「沒有。」她搖了搖頭說。 下午時候天氣終於放晴了,遠方山的方向出現了一道雨後的彩虹。我和小貓來到房子外面抽煙,看著樓下來來往往的車輛和人群。屋子裡正播放X-Japan的歌曲〈Endless Rain〉。小貓吐煙的方式,讓我覺得她真的有什麼很大的煩惱似的。 「妳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嗎?」我打破了沉默問她。她轉頭看了看我,吸了一口煙,然後將煙捻熄。 「你可以先告訴我一件事情嗎?」她看著我的眼睛問。 「好啊。」我說。 「你....喜不喜歡我?」她一直看著我的眼睛。 「喜歡啊。」我說。 「我的意思不是朋友的喜歡,而是,你知道的,關於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歡。」她依舊看著我的眼睛。像是要穿透些什麼似的看著。 「我....很喜歡妳。」我將煙捻熄,轉頭回看著她的眼睛,拋開了那個一直不越過中線的理由認真的回答。 下過雨的天空特別的乾淨清新。我和小貓緊緊的擁抱著。微涼的風吹過,我親吻了她。 「我.愛.妳。」我在她耳邊說。 「我也愛你。」她說。她的眼淚噗簌噗簌的掉了下來。 小貓將頭埋在我的胸膛,淚水溼透了我的衣裳。我們就這樣緊緊的擁抱著,動也不動。身後的彩虹,始終在天空的那一邊。 我跟小貓站在屋頂上擁抱親吻,傍晚自以為幸福的微風輕輕的在身旁掠過。嘟...嘟...嘟...屋裡的電話在這時候響了起來。小貓和我只好分開。小貓回頭看了我一眼,急忙的跑進屋子裡接聽電話。我站在屋外看著向晚的夕陽和逐漸變淡消失的彩虹,回想著剛剛所發生的一切,隱約的覺得有些不是那麼的真實。我點上了一支煙。 「我得回去一趟,爸爸正在醫院裡。」煙已經抽到第四根的一半的時候,小貓講完了電話,在我身後輕聲的說。我轉身等待答案似的看著她,她沒說什麼低頭走進了她的房間。我始終站在門口,望著她拉上的房門,點起了第五根煙。原本火紅的夕陽已經下沉了大半,回巢的鳥成群飛過漸漸昏暗的天際。小貓走出了房間,手上提著一個行李。穿好了鞋子,平行放下的雙手提著行李,默默的看著我。 「我送妳去車站。」我捻熄了煙,想要走進房間拿機車和房子的鑰匙。 「不。我想自己一個人去車站。」小貓對我搖搖頭,拒絕了我的送行。 「那....好吧。」我站在門內答應著。靜靜的看著她。 空氣中瀰漫著難受的沉默。對面大樓畫有的黑松汽水瓶子的霓虹廣告看板,開始一明一暗的轉動且閃爍了起來。才剛剛停歇不久的雨,又開始飄落了下來。小貓慢慢的走下了樓梯,而我一直站在門外的廣場中央。 雨不停的下著。 我走進了客廳,隨手抽了一張CD播放。有著木吉他前奏的感傷音樂響起,我才知道那是Cinderella的〈Heartbreak Station〉。我像是猛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往樓下衝,跳上機車,往火車站的方向飛快的騎去。雨勢簡直像是故意要與我作對似的突然變大了起來,好幾次我差點因為視線不良而跌倒。終於到了火車站。在車子還沒完全停止之前,我就跳下了機車,隨手將沒有熄火的車子丟在車站前面,推開攔阻的檢票員飛快的衝進了月台。 我全身溼透了。雨水沿著身體滴落,在地上形成了一條明顯的軌跡。 第一月台上有班南下的火車,正在準備駛動。我想衝進去車廂,車門卻在這時候關了起來。我只好快速跑到了第一節車廂外面,隔著車窗開始一節車廂一節車廂的往回找。 雨下得實在太大了,潑打在火車的玻璃窗上,裡面的人影很是模糊,根本看不清楚誰是誰。我越來越焦急,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上帝啊!幫幫我吧。我這麼的邊找邊禱告著。 汽笛聲突然大聲的鳴響了起來,火車開始緩緩的往前開動。 「小貓!」我開始慌亂了起來,心急的大叫。月台上所有的人都轉頭看我,兩個原本要來攔阻我的警察似乎也被嚇了一跳,站在不遠處觀察著我的瘋狂行為。隔著模糊的窗戶,我終於看到小貓坐在第七車廂靠窗的椅子上,靜靜的抱著行李看著前方。她像是被我的聲音嚇了一跳似的轉頭看向窗外,然後看到了我。她向我揮了揮手,張口說了些什麼。火車越走越快,我開始小跑步跟著車子往前。雨下得真他媽的大到不行,我已經看不到車窗裡的她,只能跟著飛快的火車快跑。 最後我停下了腳步,轉頭看著小貓的那節車廂,因為月台已經到了盡頭。火車像風一樣的從我身旁呼嘯而過。在那時候,我看到了一隻緊貼在車窗的手心。小貓。 雨好大。 我彎下身來喘著氣滿臉淚水的站在月台的盡頭,看著霧雨裡冒著黑煙的火車背影。

背景音樂〈Endless Rain〉by X-Japa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