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革命唯一的路
  • 24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星星、月亮、太陽;海波浪。

進到包箱不久,幾個女生拿起了麥克風就像是專業歌星似的唱起了歌來。陶醉與投入的程度,絕對不比職業歌手遜色。我靜靜的坐在角落,一面聽她們唱歌一面和旁邊的主唱朋友猛喝酒。我發現她們所唱的每一首歌,完全都是我聽都沒聽過的。我大吃一驚。雖然說每一首歌都是當紅的暢銷曲,可我怎麼聽都覺得真是白癡到了極點的歌啊。 幾乎是毫無意識的,我喝了很多酒。加上包廂的空氣實在不好,我開始感到頭暈了起來。於是我藉著要打電話的理由,走出去電梯前的走廊喘口氣試著讓自己好過一些。 我站在電梯門外的煙灰缸前面抽煙,一面聽著隱隱約約從每間包廂傳出來的各式歌聲和曲調;吶喊的、低鳴的、哀傷的、歡樂的。感覺這地方簡直就像是各種不同心情的集散地似的。彷彿每個人都急著要將此時的心情,透過手中的麥克風盡情的宣洩殆盡。儘管依然困在一間小小的包箱裡頭,曲終人散以後,什麼也不會改變。但這就是人生啊。我想。 「阿慢。」我彷彿聽到有人在叫我。但又覺得是我的錯覺。因為那是我的另外一個幾乎沒有人知道的名字。除了我幾個非常特別的朋友才會這麼叫我。而這些朋友,一個正在上海的上流社會裡生活,一個在幾年前就死於“警匪”的槍戰中了。而另外一個,也在槍戰事件後消失無蹤。 「阿慢。」這次的聲音非常的清晰確定。沒錯,果然是有人在叫我。我轉身向聲音的方向望去,看到一個戴著墨鏡化著大濃妝的女生朝我走了過來。她的墨鏡幾乎遮掉了她的半個臉。我的心頭一緊。是她啊。戴子。 「戴子。」我皺了皺眉小聲而不確定的問。 「嘿,」戴子走到了我的身前,取下了墨鏡。將額前的頭髮撥了開來。「不認識我了啊?」她說。我注意到她纖細的手上帶著非常昂貴的名牌手錶,還有一顆閃閃發亮的鑽石戒指。她的手漂亮得沒話說。從以前就是。現在更漂亮了。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轉身將煙蒂捻熄,然後回過身來看著她的臉。 「幹嘛呀?一副見到鬼的樣子。一點都沒有看到老朋友該有的開心表現,真是沒禮貌。」她一面開玩笑的說著這些話,一面將身體往我身體靠了過來。整張臉湊到了我的眼前,幾乎就要和我的臉碰觸到。霎時,濃郁的香水味混和著嗆鼻酒味向我襲來。我微微轉頭別開臉去,身體往後退了開來。 「妳喝醉了。」我說。 「怎麼?我有毒啊?幹嘛這麼冷漠呢?」戴子顯得有點不高興。提高了聲音問我。 「沒有。」我答道。「看來妳應該過得很好吧?」我看著她手上的手錶和鑽石問。 她似乎意識到我語氣裡的挖苦情緒,將手撥了撥頭髮然後放到背後去。這是她的習慣動作。一有什麼樣子的心虛,她總是會這麼做。 「你還在為太陽的事情生氣?」她問。 「不應該嗎?」我冷冷的回她。 戴子低下了頭看著自己的腳尖,手又開始撥起了頭髮。好一會才又抬起頭來看我。我發現她的眼裡噙著淚水。 「對不起。」她小小聲的說。 「不需要跟我對不起啊。我又不是太陽。」 戴子哭了起來。 「我要走了。」我說。 「等等。」戴子從手提包拿出紙筆,快速潦草的寫了一個電話號碼遞給我。「打電話給我。拜託。」她說。 嗯。我點了點頭,看也沒看的將紙條放到褲子的口袋裡。然後轉身往包廂的方向走回去。就在這時候,在同一條走廊裡的別間包廂門被打開,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探了半身出來。男人無視於我的存在,站在門口對著我身後的戴子高聲的喊道:「嘿,我的小寶貝,妳是掉到馬桶裡去啦?還是跟那個野男人私奔了?怎麼去那麼久?妳不知道我很想妳嗎?」 我轉身看了看戴子。戴子顯得有點尷尬。男人這時候才意識到我的存在,我也正好轉回身看他。 「是你?」我們同聲驚訝的問道。 「真巧。」我說。 「是啊。」男人說。 我說完笑了笑,低著頭回到自己的包廂。關上了門,也關上了身後的戴子和那個男人。男人曾經是太陽非常疼愛的小弟。太陽把他當成是親弟弟般的照顧著,現在連視為生命的女人都給他了。 回到包廂坐下來的時候,主唱朋友點了一首台語歌和他的妹妹對唱。那是郭桂彬和黃乙玲合唱的〈海波浪〉。看見我回來,主唱朋友的妹妹硬是強迫他哥哥讓給我唱。 「這首歌流氓唱最適合了。」他妹妹說。 其他的人聽了以後,也拍起手來大聲的笑了開來。 我笑笑的接過了麥克風,在小提琴的前奏結束時開始唱了起來。 「悲傷的心情 沉重的腳步 勉強來離開 滿腹的苦衷 滿腹的痛苦 不願來流浪 我親像海波浪 有起也有落 咱今日若分開 何時再相逢」 唱到這裡的時候,眼淚幾乎奪眶而出。這是死去的太陽生前最喜歡唱的歌啊。還有戴子也是。如果沒有發生那件事情的話,他們早就結婚了。 太陽總是打趣的說,這首歌是他和戴子的定情曲。如果有一天他們結婚的話,要我無論如何,都要以一個歌星和好兄弟的身份在結婚典禮上為他們唱這首歌。 「也許你會覺得很觸霉頭,結婚幹嘛唱這麼悲傷的歌。」那天太陽喝了酒,臉紅通通的就像真的是大大的太陽一樣。太陽右手搭著我的肩膀,左手摟著戴子。戴子像個小女人似的依偎在他的身旁。「但是,這就是身為一個兄弟的宿命啊。」太陽以著無奈的口氣說。 悲傷的心情 沉重的腳步 勉強來離開 滿腹的苦衷 滿腹的痛苦 不願來流浪 我親像海波浪 有起也有落 咱今日若分開 何時再相逢 哀怨的人生 坎坷的運命 逼咱來分開 這款的心酸 這款的苦楚 誰人來體諒 我隨著海波浪 浮沉在你心內 我夜夜在等待 等你來團圓 大聲叫 不願甲你來分開 大聲叫 我愛故鄉我愛你 若分開 已經不知何時何日才會通 甲你來相逢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