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革命唯一的路
  • 24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黑白電影之一、白色.黑色‧我。

陽光照射進來的剎那,眼睛感到一陣的刺痛。我用手掌擋了擋,這才挽留住了一絲絲的安全感。儘管這樣子的安全感,在陽光透過玻璃帷幕的照射之下,正一點一點的被蒸發,漸漸的流失當中。我依然很堅持的,拉開了全部的窗簾。 長方形玻璃窗外面所呈現的風景,已經失去了立體感。像是平面的畫布一般不成比例的鋪陳在眼前。大樓、公寓、看板、橋樑、快速道路、車輛、人、河流、堤防、樹木、草坪、籃球場、游泳池、操場、跑道、球門…等等,因為陽光的暈染,通通變成了一片金黃。那是穿過指縫間的我的雙眼,所見的一切。 強風吹起了地上的紙片,也是涼颼颼的金黃。 我聽著Roger Waters的Amused To Death,可無論音樂怎麼搭配,都顯得跟那時候的畫面一點也不相干。不必太在乎吧?站在那頭的我看著窗外,面無表情的說。我無奈的看了看站在另外一頭的我,然後轉過頭繼續看著窗外金黃色的畫作。 手機的鈴聲響起的時候,正好有著一群朝北飛去的鳥經過。 我和我,一直都是同時的存在以及出現。這樣的用詞聽起來很奇怪,可卻是千真萬卻的事實。就好像身體和影子,也許一個清楚一個模糊,但動作一致,只是思考不同。而且,站在同一點上。嗯,我不大會解釋,總之,就是這樣。舉個例子來說,大概就可以稍微的有些概念。 那天,我剛剛起床。我走進了客廳,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午間新聞正在報導關於選舉的消息。我拿著選台器轉來轉去,卻只看到相同的新聞在不同的電視台上出現,而且都是一些政客們無恥的嘴臉。整個台灣因為意雙方識形態的對立,幾乎已經到了就要被撕裂的地步。台灣快毀了吧?我想。 「神啊,救救這個世界吧!」我看著螢幕上的衝突對立,難過的對上帝祈禱。 「神啊,毀滅這個世界吧!」我看著螢幕上的衝突對立,堵爛的對上帝要求。 我看著我,然後互相的質問對方:「你幹麻這樣想啊?真是無聊。」 吃了藥以後,情緒會顯得比較平靜一些。正確說來,應該是變得無感。「噢,就是這樣子的嘛。」我總是這麼淡淡的說出了口。幾乎所有的事情在我的眼裡,都是理所當然也不會感到吃驚或是難過生氣什麼的。好像週遭一切的發生,都和我無關。 那時候的我,就會比較好過一些。當然,我也就變得開始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 也無所謂嘛。人生不就是這樣子的嗎? 但其實我的我,並非那麼容易讓旁人分辨出來,這個我和那個我是哪一個我。甚至連我自己也是常常在某件事情發生過了以後,才發現剛剛的我是哪一個我。說得清楚些,即便是我,也無法確切的時時刻刻分明的掌握著我的我。雖說這樣子的解釋有些不清不楚,但我如果繼續這麼的去訴說這樣子的我的我,一定又會陷入更加混亂的線團之中。 不過這樣子的我,其實也並不是一點用處都沒有。至少還能心平氣和的寫些故事。一些關於【我】的故事。當然,這些有關於【我】的故事,都是在經過了極長的一段時間之後,才漸漸的被我發現和理解。總之,我之所以錯亂,或者是說,我之所以清楚,都是因為時間的關係。 無論如何,不管我的我是多麼的複雜和虛幻,終究還是要去面對並且使之透明一些。就當成是一部紀錄電影吧,我用時間串連而成的膠捲,拍下了一些分不出孰真孰假的畫面。 請拿著你的票根對號入座,並保持肅靜,我們要開始放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