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革命唯一的路
  • 24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黑白電影之二、平安夜.幸福街。

可惜啊,沒有下雪。 天氣真冷。寒意非常透徹的,一點一滴的滲到了骨頭裡去。我站在紅磚道上動也不動的,縮著頸子將手放在大衣口袋裡,嘴上的香煙吐出的煙霧和鼻子呼出的熱氣,瀰漫了整個聖誕夜。 我站在冷風裡,靜靜的看著教堂。一直到兩個嬉戲的女孩撞到了我,香菸掉到了地上。我怎麼會在這裡呢?那兩個女孩心慌的掩著嘴笑著道歉,我看著她們的笑臉想著。 「聖誕快樂!」她們笑著對我說。 「啊!聖誕快樂…」我淡淡的回應她們。 「再見。」 「再見。」 兩個女孩,一個黑衣,一個白衣。黑衣女子看來妖艷亮麗,白衣女子很是清純模樣。都很漂亮。我看著她們一路繼續嘻鬧著的離去,黑衣女孩轉頭看了我一眼。給我一個嫵媚的笑意。 10、9、8、7、6 教堂裡突然傳來倒數計時的歡呼聲,我轉開了目光。 5、4、3、2、1。 「Merry X’mas!」、「聖誕快樂!」人們隨著倒數結束而歡呼著互道佳節快樂。噹噹噹…教堂鐘樓的大鐘敲起了午夜12點的報時鐘。 聖誕快樂。我對我自己說。 「聖誕快樂!」我對著那兩個女孩的身後喊了一聲。 「咦?你不是剛剛那個?」女孩納悶的問著我。白皙的臉頰在冷風中像是要被吹破似的。紅通通的,好可愛。 「妳們要去哪兒?」我笑著問。 「我們要去一家Pub跳舞。我要帶我的好姊妹去狂歡一晚,讓她見識見識外面花花的世界。」黑衣女孩大方的回答著我。深邃的眼裡有種挑釁的味道。 「喔?我可以去嗎?」我邊搓著我的雙手邊吐氣,看著她們的臉問。「聖誕節,我一個人,覺得好孤單。」我接著說。 「好啊,人多熱鬧些。」黑衣女孩爽朗的答應了。無視於白衣女孩皺著眉頭欲言又止的樣子。 那是間叫做【天堂】的大型搖頭Pub,在幸福街上一處違建的二層樓建築裡。服務生穿著聖誕老公公的服飾穿梭於酒客之中,舞池裡渾然忘我的舞客,隨著電音扭動著身軀,人群中不時有尖銳的哨音響起,在重複的節拍上像某種魔咒。人們像是被催眠似的,一邊跳舞一邊跟著高聲喊叫。每個人都彷彿身處在天堂殿上。 在來的途中,我知道黑衣女孩叫做玫瑰,是某家女性雜誌的時尚總監。白衣女孩叫做天詩,是某家大醫院的院長千金。兩個人是從小到大一起讀書的手帕之交。感情很好,有如親姊妹一般。都是25歲。我叫凡人,27歲,是個無業遊民。我向她們自我介紹。 Pub裡的音樂持續的喧囂著。服務生送來的我們點的飲料,順便將我們桌上的白色蠟燭點亮。玫瑰要了血腥瑪莉,天詩點了一杯蛋蜜汁。我則叫了一杯雙份的威士忌加冰塊。 「有煙嗎?」玫瑰將空掉的煙盒揉扁,然後用食指跟中指比了比夾煙的手勢,在我眼前晃了晃。有啊。我掏出我抽的香煙,遞給了她。「幸福牌?好有趣喲。」玫瑰看著煙盒外的牌子名稱,笑著接了過去。看了看香菸盒,拿出了一根含在嘴裡。我幫她點上了火。「謝謝。」她說。艷紅的嘴唇吐出了第一口煙。 「少抽一些哪。」天詩用手在鼻前搧了搧,皺著眉頭輕聲的提醒著玫瑰。玫瑰只是大口大口的吸煙、吐煙,算是給天詩的回答。天詩嘆了口氣,拿起蛋蜜汁像是賭氣似的喝著。 「我們下去跳舞吧!」玫瑰很快的抽完了一根煙,拉著天詩的手就要往舞池裡走。 「我不會跳啊。你們兩個去就好了。」天詩扭捏的回拒著。 「可是不是說好了嗎?今天晚上要跳舞狂歡的嘛。」玫瑰不解的質問著天詩。「而且;今晚一定要破了妳的處子之身。小姐。」玫瑰偏著頭拉著天詩的手硬往舞池裡去。 「妳胡說些什麼啊?」天詩抽出了被玫瑰緊握著的手,拍打了一下玫瑰的肩膀。玫瑰只是笑著假裝躲開。「一起來吧!你」然後對著坐在椅子上的我說道。我站了起來,跟在她們身後走進舞池。 玫瑰和天詩的加入,讓舞池裡的一些男生立刻投來關愛的眼神。眼神裡散發著濃濃性愛的訊息。我一邊跳舞,一邊環視四周。嘿,招子放亮一點。兄弟。她們是老子的。我的眼神像是炫燿似的,對著那些男人們發出無聲的警告。 玫瑰誇張的扭動著性感豐滿的身軀,示意天詩放開身段一起熱舞。天詩卻始終只是小弧度的移動著腳步,看著玫瑰引人遐思的舞步搖頭苦笑。玫瑰最後放棄了慫恿天詩的念頭,自顧自的跳了起來。並把我當成是舞池裡的人肉鋼管,纏繞著我的身軀跳起了艷舞。我的下體起了一些反應,站在舞池裡動也不動。好像真的是一根玫瑰專屬的鋼管似的杵在那裡。而玫瑰似乎跳到了忘我,雙手不知有意無意的不時碰觸著我已經挺立在內褲裡的陰莖。 騷貨。我心想。 我看著穿著緊身黑衣的玫瑰,想像著跟玫瑰在床上瘋狂做愛的景象。我要將陰莖塞進她美麗性感的嘴裡,我要用雙手撫摸她雪白豐腴的肉體,我要用嘴含弄她粉紅濡濕的陰蒂,我要用力握緊她碩大堅挺的胸部。我要…… 碰!隨著一聲巨響,人群起了一陣騷動。有人開槍。 「幹!你找死啊?」 昏暗的舞池裡傳來了男人的怒聲斥罵。接著一群人開始互相追逐鬥毆。突然有個人摀住胸口倒在地板上,自來水似的鮮血汨汨的從指縫淌了出來。「殺人啦!」傷者旁的舞客見狀驚慌的叫喊了出來。現場馬上陷入一片混亂並開始推擠逃竄。女生們高分貝的尖叫著四處亂衝,有的害怕得站在原地發抖哭泣。 上千個舞客擠成了一團,有人被踩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著。我拉著玫瑰和天詩的手,推開混亂擁擠的人潮往外衝,好不容易找到逃生門逃了出來。 我拉著玫瑰和天詩的手,從後門逃到了外面。三個人靠在牆壁上不停的喘著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幾部警車快速的來到了現場,並且封鎖Pub四周。急促的警示音在深夜裡顯得特別的叫人心慌。我們只好待在原地,然後緊緊的抱在一起。我發覺到天詩的身子在顫抖著,眼淚已經奪眶而出。 「不要怕。」我捏了捏她的手,輕聲的安慰她。她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然後點點頭。我看著她惹人憐愛的臉龐,有種想要親吻她的衝動。玫瑰將身子也靠了過來,身體的香水味和緊貼著我手臂的乳房,讓我感到心神不寧。我的下體立刻又硬了起來。玫瑰用手隔著褲子輕輕的撫摸著。 我吃驚的轉頭看她,她向我曖昧的眨了眨眼。真是要命啊,這時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