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革命唯一的路
  • 24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秋分】、十一月的雨;飛機載我來台灣。

登上飛機,我放好行李,然後在靠窗的座位坐了下來,綁好安全帶。天花板上的擴音器正在播放不知名的交響樂團所演奏的音樂,是改編搖滾樂團「槍與玫瑰」的經典名曲—〈November Rain〉。那是我在舞台上演唱過千萬次的搖滾歌曲啊。我不由自主的在心裡默默的跟著哼唱起來: 
So if you want to love me  如果妳還想愛我
Then darling don't refrain 
(心愛的請別壓抑
Or I'll just end up walking 
我將不會再遠離
In the cold November rain 
在這冰冷的十一月的雨中


飛機起飛以後,沿著金門的海岸線向著台灣方向飛行。我低下頭望著窗外那些逐漸遠去的景物,一邊思索著過去三十幾年的歲月裡,那些離我遠去的一切;死去的人們、失去的戀情,以及煙消雲散了的思念。還有那些無聲逝去的青春。
飛機下方忽然出現一群小孩子,跟著飛機行進的方向奔跑追逐。孩子們一面奔跑一面揮手,口中像是在用力對著飛機嘶吼著些什麼似的。我將臉頰貼近窗戶細細的側耳傾聽,窗外傳來的卻只是轟隆隆的巨大引擎聲響而已。其他的什麼也聽不見。我只好閉上眼睛,用心傾聽。吵雜的引擎聲逐漸消失,四周變的安靜了起來。於是,我聽見了隨著強風傳送而來的小孩子們的吶喊。
「飛機載我來台灣。飛機載我來台灣。」他們喊著。
那孩子們的聲音真是叫人吃驚的熟悉。於是我張開眼睛望向窗外,然後,我看到了自己。
我看到了自己和同伴手裡拿著拖鞋,赤著腳在沙灘上追著飛機拼命的奔跑著。嘴裡不停的高聲的喊著:「飛機載我來台灣。飛機載我來台灣。」
我們瘋了似的拼命奔跑、拼命奔跑,用盡力氣的高聲吶喊,彷彿這樣子飛機就會停下來載我們去台灣似的。也不管那聲音最後其實只是被迎面而來的強風給無情的吞噬了而已。一直追逐到飛機頭也不回的穿過厚厚的雲層,在眼底完全消失以後才停止。然後彎下身來不停的喘氣。
真是傻到了極點。

那時候有誰呢?對了,有阿水、阿植、臭頭,以及唯一的女生,萌。
這些人後來都到哪去了呢?我們最後不是都如願的去了台灣嗎?但他們呢?
一想到這裡,我不禁用手掩面。心裡面哀傷得不得了。
為什麼呢?因為他們後來都死了啊。


飛機經過一陣不穩定的氣流,機身微微的晃動了起來。我坐直了身子拉回思緒轉頭再度望向窗外。已經看不見那些小孩子奔跑追逐的身影。機身下方的風景,換成了一片一望無際的湛藍海洋。海面上散佈著零星奚落的船隻,看起來就像是與同伴走失而落單的螞蟻似的。
我看著海面上彷彿動也不動的船隻,想起了搭船離家的那個晚上。


國中畢業的那一年夏天,我和阿水結伴搭乘登陸艇到台灣。阿植、臭頭和萌,則留在金門繼續就讀高中或是高職。離家的那一天晚上,我們五個乘坐著臭頭他爸爸運送豬隻的破小發財車到達碼頭。在等候上船的期間,我們靜靜的擠在出入境室裡的地板上,誰也不知道該開口說些什麼。萌坐在我身邊,手中握著手帕不停的擦拭眼淚。
「不要哭。」我低聲的對她說道。萌雖然點了點頭,但還是哭個不停。
人群終於開始通關驗證,我和阿水提著簡單的行李排隊等候通關。他們三個站在入口處默默的看著我們。在出入境證蓋上鋼印以後,我對著他們揮揮手。
「再見」我說。
萌這時候突然跑了過來,將一張折疊方正的紙張塞到我手裡。
「記得寫信回來。」她說。
我點了點頭,然後進入到碼頭的候船處。坐在沙灘上等候登船的時候,我將紙張打開來看,裡面包著一張萌夾著髮夾的畢業大頭照,還有幾行短短的文字。我將照片翻過來看,照片背面寫著「勿忘我」三個字。
我將紙條打開,透著碼頭昏暗的燈光開始閱讀萌的短信。
阿慢:
無論時間經過多久,距離多麼遙遠,我希望你能永遠記得我。記得我們曾經共同擁有的時光。記得我們共同追尋的夢想。記得家鄉的一切。

看完短信以後,我將紙條和照片小心翼翼的折疊整齊,放到胸前的口袋裡,然後和阿水一起隨著像是難民般的人潮,一起湧入張著大口將我們吞噬到未知的黑暗入口。途中回頭望向遠處送行的人群,在黑暗中已經分不清楚那三個人的身影。我只好朝著他們的方向用力的揮手。

「再見!」我將雙手圈在嘴巴,對著岸邊用力的嘶吼。
海風捲起了沙子拍打在臉上,飛進了我的嘴裡。


即便是在二十年後的今天,那時候所發生的一切,依然是如此的清晰可見,簡直就像是剛剛才發生不久似的。我們快樂的奔跑在草原上,吹著有著潮水鹹味的海風,玩著單調無聊的遊戲,舔著糖水製成的冰棒,吃著半生不熟的烤蕃薯,在秘密基地的防空洞裡,分享彼此的秘密,訴說彼此的夢想,躲著單日掉落的砲彈……
那一切的一切,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忘記的啊。


飛機終於將我載到了台灣,我拉回思緒解開了安全帶。一直等到飛機完全靜止以後,November Rain音樂又開始播放了起來:
So never mind the darkness(所以,不要擔心黑暗

We still can find a way       (我們仍然可以找到出路)
'Cause nothing lasts forever(沒有什麼是永遠不變的)
Even cold November rain    (即使是冰冷的十一月雨)



下了飛機以後,十一月的雨已經停了。我抬頭仰望,那是一片和家鄉相連的蔚藍天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