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革命唯一的路
  • 24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十四、無法剝離的影子似的跟隨著‧厚厚的冰牆‧多麼希望,妳在這裡。

學校的課業,我委託了要好的同學辦理了休學。酒吧的工作也辭掉了。至於我住的地方,則會繼續承租。畢竟租約還未到期,租金也付了。而且搬家也是件麻煩事。 我在這裡的生活逐漸的變得規律了起來。簡直就像是軍人一樣的規律。清晨六點左右起床,吃完早餐以後就開始餵食雞群、整理雞舍。一直到中午。我一面做著這些工作一面聽著收音機。通常會將頻道固定在美軍電台,聽著每個時段不同的DJ播放不同類型的西洋音樂。一直持續到中午。 中午吃完午餐以後,就是午休時間。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可以睡覺。 下午起床以後,我會隨著父母去田裡工作。就是除除草啊整理田地之類的活。當然啦,收音機是隨時都攜帶著的。這些工作剛開始做的時候很辛苦,不過久了之後也就覺得很有樂趣。我一面工作一面跟父母愉快的聊天。也常常說些學校和酒吧發生的趣事給他們聽。 因為是冬天的關係,大約傍晚五點天就會暗了。我們一家三口收拾好工具,然後心情愉快的回家。當然,這種工作是沒有固定假日的。 夜晚的時候,我依然常常想到阿難。不過跟以往不同的是,已經不會再感到那麼的痛苦了。取而代之的,是對阿難無限的心疼。我常常想到阿難那透露著無限哀愁的孤寂身影。似乎承受著什麼巨大傷痛的孤獨身軀。那些無形的東西在舞台燈光的照射下,更加一清二楚的暴露著。簡直就像是阿難無法剝離的影子似的跟隨著你。 如果可以替你承受的話,那該多好啊。我打從心底的這麼想著。 我也常常在想。如果遇見阿難的那時候,阿難心裡面並沒有梅子,不知道會變成怎樣?阿難會不會就因此而接受我呢?如果那天清晨,我沒有邀請你去我的住所,不知道又會變成怎樣?是不是現在的狀況會比較好些?我也一直思考著。人的相遇,到底是偶然還是必然?為什麼要相遇呢?到底是冥冥之中的安排,還是命運的隨機採樣?那麼既然遇上了,為什麼又會分離? 結果,答案當然是無解的。不過那也變得不重要了起來。因為即使想通了,也改變不了什麼的。眼前的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好好的過日子而已。讓自己的心復原起來。起碼在下次見到阿難的時候,我可以打從心底的發出微笑。真實而美麗的微笑。 這裡的冬天真的是非常的冷。冷到連呼出來的熱氣,都會在瞬間變成白霧。尤其是在下著雨的清晨,總是要掙扎好久才能勉強的起床工作。這個沒有阿難的冬天,真是讓人感到寂寞哪。 昨天我拜託隔壁的阿姨,今天清晨從鎮上賣菜的歸途中,順道幫我買了一台CD隨身聽。可惜的是,我並沒有帶任何的唱片回來。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拜託阿難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阿難有時間也願意的話,可以幫我寄些唱片來嗎?至於唱片,就請阿難到我的住處去拿。房間的鑰匙就藏在門口的地毯底下。隨信附上這裡的地址。很抱歉還這麼麻煩你。但除了你之外,就再也沒有我可以信任的人了。 小菫 二000年十二月二十日 收到這封信的時候,我並沒有立即幫小菫寄唱片過去。因為那時候的我,正處於極度混亂的狀態。加上要命的聖誕節和新年接踵而至,過去的所有甜蜜回憶都因此而變成了痛苦加倍的折磨。我幾乎天天傷心的哭泣不已,甚至開始出現死亡的念頭。而且念頭一天一天逐漸的強烈。我向鐵男醫生透露這樣子的狀況和想法之後,鐵男醫生立刻將我的藥物劑量加強。並且建議我最好先將工作暫停。可以的話,出國去度假散心也不錯。鐵男醫生說。 但我沒有聽從鐵男醫生的建議。因為我根本完全不想動。完全沒有一點力氣。 跨年的當晚,我勉強擠出力氣和樂團參加總統府所舉辦的跨年演唱。那是總統府透過公關公司對樂團提出的邀請。「無論如何都請務必出席。」公關公司的高級主管以著罕見的卑微口氣,親自當著我的面這麼的要求。因為在默默無聞的時候曾經接受過他的幫忙,所以也就只好懷抱著報答的心情答應演出。我被安排在新科總統致詞前的時段。演唱結束以後,在步下舞台的途中正好和總統迎面相遇。他主動笑著走到我的面前,像是見到老朋友般的給了我一個極熱烈的擁抱。但我當時感覺到的,只是無盡的冰冷而已。我的身體像是抱著一塊厚厚的冰牆,冷冽的觸感從我的衣服穿透然後沿著毛細孔滲透到了心臟。幾乎讓我窒息。在放開的那一剎那,我看到他露出了親切無比的笑容。但那盈滿的笑意卻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子,朝我胸口狠狠的刺來。我不自主的打了個冷顫。怎麼會這樣呢?那時候我想。 「表演的很棒。很有煽動力。」總統笑著說。 「謝謝。」我答。聲音不停的顫抖著。 然後我們各自朝著自己的方向走去。但那股刺骨凜冽的冰冷感,始終停留在我的身體。簡直就像是將我的心臟給層層的凍結了一般。心頭上的冰塊一直到我回到了家泡了熱水澡以後,才稍微融化了些。 春天再來的時候,梅子已經整整離開了一年。我在政府和鐵男醫生的要求之下,開始接受一個星期一次的催眠治療。而情況似乎也有了一點好轉,總算有了一點活動的力氣。但那或許是心理因素也不一定。這時候我才想起小菫拜託我幫她寄唱片的事。這其間小菫似乎消失了一般。這麼說來,小菫已經很久沒有寫信給我了。 在一個陽光燦爛情緒還算穩定的下午,我到了小菫的住處。照著信裡所說的,在門口的地毯下找到了房子的鑰匙。也許是太久沒有通風的關係,房子裡面散發著一股輕微的霉味。所有的家具上都蒙上了一層薄薄的灰塵。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改變。我先把窗戶打開,微涼的風便迫不及待的吹了進來。我走到曾經坐過的椅子坐了下來,看著牆壁擺滿了唱片的櫃子發呆。然後我想到了小菫。小菫坐在我的對面,抱著空心吉他為我唱著自己寫的歌。像是要模擬當天的情形似的,我下意識的從身上掏出了煙來抽。我一面抽煙一面子細想著小菫的臉、小菫的胸部、還有小菫穿著迷你短裙的細腿。 抽完了煙,我將煙蒂熄滅。然後走到CD牆去幫小菫挑唱片。唱片是以英文字母的順序排列的。非常的整齊。簡直就像是一家小型的唱片行似的。我按著英文字母逐一的挑選。 參雜了一點自己的私心,我選了AC/DC合唱團的〈Back in black〉(回到黑暗)、Bruce Springsteen(布魯斯史賓斯汀)的〈Tunnel of love〉(愛情隧道)、The Clash(衝擊)的〈London calling〉(倫敦的呼喚)、Sonic Youth(音速青春)的〈Daydream nation〉(白日夢國度)、New Order(新秩序)的〈Power ,corruption & lies〉(權力,腐敗與謊言)、Tracy Chapman(崔西恰普曼)的同名專輯〈Tracy Chapman〉、Tom Waits(湯姆韋茲)的〈Rain dog 〉(雨狗)、Talking Heads(臉部特寫)的〈Remain in light〉(留在光亮中)、R.E.M.的〈Murmur〉(低語)…… 最後在Z的那個區域,發現到了一張以我在酒吧現場演唱的照片做為封面的唱片。封面小菫用手寫的字體寫著我的英文名字—Zhang Lan。我懷著好奇的心情將那張唱片從架上拿了下來,放到音響裡播放。第一首歌曲是我翻唱的那首〈Have you ever seen the rain?〉。我拿著唱片走回椅子坐下來,一面聽著音樂一面看著裡頭小菫自己手工製作的內頁。內頁裡有我各種表情和動作的照片。我吸了一口氣,然後習慣性的拿煙出來抽。 第二首歌曲的前奏響了起來,是我寫給梅子的歌—〈多麼希望,妳在這裡〉。我在前奏的中間似乎說了些話,但聽不清楚。我看著內頁小菫手寫的歌詞,心情一下子變得好灰暗。前奏結束了以後,我開口跟著小小聲的唱了起來。 多麼希望 妳在這裡 安安靜靜 凝望著我 淺淺嘴角 淡淡的笑 我就感到 安心 我真的 多麼希望 妳在這裡 安安靜靜 擁抱著我 暖暖體溫 微微心跳 我就感到 安心 我不配擁有呼吸 擁抱著妳 我不配活著呼吸 思念著妳 但是 天知道 我多麼希望 妳的心 可以看見 看見 我眼底 的冰冷世界 深藍色 的世界 多麼希望 妳在這裡 安安靜靜 聆聽著我 小小呼吸 弱弱歌聲 我就感到 安心 音樂結束了以後,我將光碟取了出來放回盒子裡頭放到要給小菫的唱片堆裡頭。用選台器關閉了音響的電源。房間裡突然變得一片死寂。我將窗戶一一的關上,走出門以後將鑰匙放回了地毯底下。然後抱著一袋唱片離開小菫的住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